今天是: 星期五 24.03.2017

他彰顯了天主的實在

作者: ks. Mieczysław Piotrowski TChr

2009年9月23日結束了聖碧岳逝世四十周年的慶祝活動。他不朽的遺體自2008年4月23日起在聖若望羅通多市(San Giovanni Rotondo)讓公眾瞻仰。

藉聖碧岳的轉求,奇蹟般的醫治和根深蒂固無神論者的皈依例子至今仍然比比皆是。傑瑪‧迪‧喬治(Gemma di Giorgio)的實例正正是一個如此令人驚喜的奇蹟。於1939年意大利出生的傑瑪天生沒有瞳孔,但在1947年從聖碧岳的手中領受聖體後,她獲得完美視力的恩賜。至今她仍然沒有瞳孔,但竟然能夠反物理定律地完全看清。對於這個非比尋常而持續的奇蹟所作的詳細科學研究已被公開。
 
眾多的文獻記錄證明聖碧岳擁有分身的神恩,讓這位神父對數百,甚至數千英里外有需要的人們提供靈性上的幫助。他能夠揣摩人的良知,亦知道陌生人的生活細節。他還喜歡與煉靈見面。在他的神秘狀態中,他每天與耶穌、聖母和聖人相通。每天他忍受邪靈的仇恨和殘暴攻擊。
 
五十年來,聖碧岳身上有標誌著基督受難,稱為五傷的流血傷口,即使醫學界亦無法使之癒合。神父會把傷口散發出的神香,選擇性地給予世界各地,有時遠在千里之外的人靈。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詳細研究的五傷的奧秘和意義。
 

五傷的奧秘

教會的歷史記錄了七十位聖人的身上有作為標誌著與基督受難和死亡奧跡結合的流血傷口。他們包括聖方濟‧亞西西(St.Francis of Assisi),聖女加大肋納(St.Catherine of Siena),和聖女韋洛尼加(St.Veronica Giuliani)。而聖女大德蘭(St.Theresa of Avila)(1515年-1582年)的五傷是奇特的。雖然她的身體上沒有外在標記,但是她的心臟內卻有真正的傷口。她的神秘學作品中亦有提及過。她去世後,驗屍報告發現在她的心臟上有五個真正的傷口。其中之一是五厘米長。據驗屍官表示,任何一個傷口都可以造成瞬間死亡,但聖女大德蘭卻忍受這些傷口達二十三年之久。科學無法解析為何她的心臟可以一直保留到今天。它被安放在聖衣會在西班牙阿爾巴托雷斯(Alba de Torres)的女修道院教堂內的聖髑盒內,讓朝聖者瞻仰那個有五個傷口猶新的心。
 
有史以來第一位領受到五傷的神父是聖碧岳。方濟‧弗哲昂(聖碧岳)(Francesco Forgione / St. Padre Pio)在1887年5月25日出生於義大利貝內文托省(Benevento)庇亞特斯那(Pietrelcina)小鎮裡一座只有由一間房間和泥地組成的貧窮房子。1903年,17歲的他成為方濟嘉布遣會的初學生。
 
1910年8月10日,方濟‧弗哲昂領受聖秩聖事,從此為人類的罪和煉靈所犧牲,完全獻身給天主。在一封給他神師貝納代托神父(Father Benedetto)的信中,他寫道:「已經好一段時間我感覺到有必要為可憐的罪人和煉靈奉獻自己給天主。這渴望在我心裡一直穩步增強,直至演變成為一種激情。其實我已經多次向上主奉獻這個意向,懇求祂把對罪人和煉靈準備的懲罰傾倒在我身上…… 但我現在要以服從你作為奉獻。看來,耶穌真的希望這樣。」(1910年11月29日)。「為別人受苦的召叫很困難,」他補充,「這人會發現自己享受的並不是愛情的喜悅,而是與在加爾瓦略山上受難耶穌的結合。」
  
在致阿戈斯蒂諾神父的一封信中,聖碧岳再次提及這個特殊的聖召:「(耶穌)召選人靈,即使我不配,也召選我去協助祂救贖普世這艱巨的任務。(像我)這些人靈愈不被絲毫安慰地受苦,他們愈能緩和至善耶穌的苦難。因此我渴望遭受更多不被絲毫安慰的痛苦。這就是我所有的喜悅。唉,我缺乏勇氣,但耶穌不會拒絕我什麼。我長期以來的經驗證明了這一點,只要我們不停向祂祈求我們所需。」(1912年9月20日)。「啊,耶穌,」 他三個月後寫到,「若我可以愛袮,但願我可以像我希望那樣受盡痛苦,為的是讓袮快樂,並為人對袮的忘恩負義作一點補償。但耶穌使祂在我心中的聲音更清晰:『我兒,愛是在痛苦中被認定,而你會敏銳地在你的靈魂內,和更敏銳地在你的身體上感覺到它。』」(1912年12月29日)
 

聖碧岳的聖傷

天主接受聖碧岳為他人和煉靈的贖罪祭獻,賜予他聖痕—— 一直流血不止的傷口,作為他與基督救贖普世所受的苦難結合的記號。早在1910年傷口已經感覺疼痛,到了那年的9月1日,耶穌和聖母顯現在他面前,他第一次觀察到基督的傷口出現在他雙手上。傷口不久後消失,但以更劇烈的疼痛在1911年9月和及後於1912年3月復發。耶穌便這樣逐步準備聖碧岳接受祂贖世苦難的聖痕。
 
1918年8月5日,聖碧岳在他的肋旁領受到一個聖痕。在信中他講述如何在聽告解時,「我心眼前出現了一位天上的訪客,他用尖銳、看似發出火焰的長刀刺我…… 從那天起我便開始承受這個殘酷的傷口在我身上。我經常感覺到那開放性傷口在我的靈魂深處。這是不斷折磨我的根源。」
 
1918年8月20日,聖碧岳領受到一共五個,亦即是所有基督的傷口。以下是他向神師對事件的描述:「慶祝彌撒後,我產生了一股類似甜睡的睡意。所有內部和外部的感官,甚至我靈魂的機能都沉瀝於難以形容的寂靜。絕對的寧靜包圍和入侵我…… 我眼前出現了類似8月5日晚上同一位神秘人。唯一的不同是,祂的雙手,雙腳和肋旁滴著血…… 神視消失後,我意識到自己的雙手、雙腳和肋旁也滴著血。想像一下,我當時及至幾乎現在每天都繼續體驗到的痛苦。心的傷口不斷流血,特別是從週四黃昏直至週六。親愛的神父,傷口和所帶來於我靈魂深處的尷尬,令我痛死了。如果上主不聽我的衷心懇求,免我於這身體狀況,恐怕我會流血致死。至善的耶穌會賜我這恩寵嗎?祂會至少把我從這些外在記號所造成的尷尬中釋放嗎?我會不斷高聲懇求,直到祂憐憫我,為的不是求免去傷口或疼痛,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想陶醉於疼痛中。我求的是祂免去這些引起多麼尷尬和難以忍受的屈辱的外在記號。」(1918年10月22日)。
 
耶穌並沒有賜予他的請求,因為祂想藉一個有形的標記,召喚所有懷疑者和非信徒去悔改,讓他們在聖碧岳身上看到,世人犯罪和對祂的愛和慈悲缺乏信德,祂因而所飽受到的可怕折磨和死亡。
 
聖碧岳想盡辦法去掩飾流血的傷口,不給任何人知道。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傷口流血淋漓,需要經常清洗包紮。「這些是穿透雙手、真正的傷口。」修道院管理人致會長的信中觀察說道。「至於在肋旁的傷口,它是一個真正的深長切口,血流不斷。」五十年來,直到他安息那天,聖碧岳一直有這些基督苦難和聖死的明顯標記。
 

聖痕的醫學驗證 

關於聖碧岳身上的聖痕的消息迅速傳開,先至整個意大利,然後到世界各地。藉聖碧岳的轉求,記者開始成群結隊抵達聖若望羅通多市去見證包括他們自己的絕妙的奇蹟和無數的皈依。由於這件非比尋常的事件引起廣大媒體的關注,修道院管理層認為必須讓聖碧岳接受全面的醫學檢查。他們首先請路易吉·羅馬內利醫生(Dr. Luigi Romanelli )研究神秘的傷口。於1919年5月14日進行的檢驗,確定神父的雙手和雙腳均被一直穿透,而那八厘米長肋旁的傷口所流的是動脈血。總結報告,羅馬內利醫生觀察到:「神父傷口的病源不是天然的。要了解它們根本的起因,就必須在超自然的領域尋求。醫學是無法解釋這個事實。」
 
病理學家埃美柯.比尼阿密醫生(Dr. Amico Bigniami)亦被邀請去研究聖碧岳的傷口。作為一位不可知論者,他往往低估超自然力量的作為,但檢查傷口後,他不得不聲明,沒有任何化學物質或疾病能夠造成這樣的傷口。然而,他深信在兩個星期內他可以治愈神父,他又建議嚴格的治療過程,包括1)停止使用碘和其他藥物, 2)在兩名證人在場時包紮傷口, 3)為期八天,每天檢查傷口和再次包紮。修道院院長確保病理學家的指示被小心執行。然而,這一切的結果是,於規定的八天治療後,聖碧岳的傷口仍然沒有癒合的跡象,繼續流血淋漓。
 
接下來檢查聖痕的專家是喬治奧·費斯達醫生(Dr. Giorgio Festa)。他的報告證明聖碧岳的神經系統和腦部機能均完全正常運作,並斷然表示傷口不可能出於任何病人對自己所造成的行為,亦不是任何內在或外在因素所致,醫學知識無法解釋這些傷口的外觀和病因。
 
五十多年來聖碧岳保持猶新的聖痕不斷流血、無法癒合、從未化膿、發炎或壞死。此外,聖碧岳去世後,傷口消失得無影無踪。對於醫學界,這是又一個驚人的奇蹟,因為所有對人體組織造成損害的傷口,均會形成永久明顯的疤痕。聖碧岳的傷口死後消失至今仍令醫學界費解。
 
聖碧岳的聖痕是一個格外有說服力的標記,呼籲所有人皈依。藉著這位聖人,仁慈的天主給人類又一次機會,在這個特別艱難的屬靈危機時代歸向祂。
 

痛苦的奧秘 

聖碧岳的聖痕是耶穌在十字架上受難時造成的傷口,因天主特別的恩典和聖人與耶穌奧妙的結合才能夠出現在神父的身上。耶穌希望透過這些傷口讓我們知道,我們每一次犯罪都給祂帶來極大的痛苦。藉聖碧岳作其代表,是耶穌本人受苦和向我們展示祂的傷口。由於耶穌是真人和真天主——在天主內總是「現在」——祂能夠肩負上千秋萬代每人的罪惡和痛苦。祂為眾人受難死亡並從死裡復活,拯救我們免受那最終的邪惡和痛苦,亦即是永罰。感謝耶穌,即使是最無意義和冤枉的痛苦,只要是在與祂結合中忍受,都成為救恩的道路,從而構成極大的恩典和神恩。但耶穌只有當我們自由地同意下,才能賜給我們這救贖的恩典。當我們帶著自己所有的痛苦和罪過,在告解和聖體聖事中向祂傾訴並交託時,當我們向祂祈禱和在福音和誡命中生活時。
 
在他的牧函,《論得救恩的痛苦》 (Salvifici doloris)中,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指出,每人都「被奉召去分擔救贖的苦難,分擔那救贖普世痛苦的苦難。基督藉著苦難救贖世人,從而提升人類痛苦達至救贖的層次。因此每人在自己的痛苦中也可以分享基督救贖的苦難。」(《論得救恩的痛苦》,19)
 
藉著耶穌十架苦難和聖死,「一切人類痛苦時的軟弱才能被注入同樣在基督十架顯現出的天主大能。那麼,受苦代表人要對天主藉基督救贖大能的作為變得特別敏感、特別開明。在基督身上天主已確認祂的渴望,正正是特別透過人類的弱點——痛苦,和虛己,讓祂的大能被認識。這也說明了在伯多祿前書的告誡:『但若因為是基督徒而受苦,就不該以此為恥,反要為這名稱光榮天主。』」(《論得救恩的痛苦》,23)
 
藉著聖碧岳身體上看到祂的傷口,耶穌邀請我們向祂獻上我們的痛苦。只有如此,我們才能夠領受到天主救贖的愛;只有如此,我們的痛苦才不會白費;只有如此,痛苦才摧不垮我們,亦不會再被看成一種詛咒,反而是一種美妙的祝福,因為我們將共享基督為拯救靈魂所受的苦難與聖死之奧秘。
 
人類最大的悲劇和靈性痛苦是停留在死罪的狀態。耶穌叫我們每次犯罪後重新振作,並把我們遭奴役和受傷的心在告解聖事中交託予祂。這樣,我們讓祂行最偉大的奇蹟,那就是罪的赦免。我們每次經歷痛苦只不過是基督在十字架上遭受的苦難的一小部分。若我們將痛苦奉獻給耶穌,我們便讓祂把痛苦注滿主愛的救贖力量。然後,像聖碧岳,我們將能夠體驗到因基督最終戰勝撒旦、罪惡、痛苦和死亡而帶來的歡喜奧跡。
 
聖碧岳一生以不斷祈禱和完全聽任耶穌而犧牲去為他人贖罪。每天與耶穌結合中,他就能夠肩負所有向他尋求幫助的人的痛苦和艱辛。透過為他人贖罪而犧牲從而奉獻自己給天主,聖碧岳利用最有效的武器戰勝一切邪惡。在致阿戈斯蒂諾神父的信中,他表示:「受苦時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如果我只是聽從自己的心所提示,我會想請耶穌給我所有人的悲傷。但我不會這樣做,因為渴望痛苦是更好的,這想法太自私了。當我們受苦時,耶穌離我們更近。祂看著,是祂來懇求我們的痛苦和淚水,為的是靈魂的需要。」(1912年4月2日)
 
聖碧岳經常告訴人們,「我負起你的痛苦!」他承擔並全然忍受別人的痛苦。然而,對於他來說,痛苦與源出於他和基督結合所產生的喜悅是不可分割的。與共事的同伴一起時,他總是聚會的靈魂,他開玩笑,又充滿喜樂。但不久他就因那極大的痛苦而不得不離開。「我是一個很大的傷口,」 他說。致屬靈的女兒的信中,他指出:「我愛的不是痛苦本身,而是它結的果子。它使榮耀歸給天主,從煉獄中釋放靈魂。我可以祈求更多嗎?」「我知道你們都受苦。勇敢起來!」他在別處寫道:「信賴聖母,她保證必將手伸出,給予所有人安慰。在每一個生病的人裡都有受苦的耶穌。在每一個貧窮的人裡都有死亡的耶穌。在每一個貧窮的人裡都有受苦和再次死亡的耶穌。」
 

米爾齊斯維夫‧琵奧多樂夫斯基神父

下一頁 返回

Copyright © Wydawnictwo Agape Sp. z o.o. ul. Panny Marii 4, 60-962 Poznań, tel./ fax: 61/ 852 32 82 | tel. 61/ 647 26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