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星期二 26.09.2017

天主賜予我新生命

作者: świadectwo
哥倫比亞的牙醫歌莉雅·寶露(Dr. Gloria Polo)受到雷電擊倒而嚴重燒傷,以致醫生判斷她沒有任何生還機會。然而感謝天主奇妙的介入,她不僅活過來,更懷孕並誕下一個健康的孩子。領受了新的身體和重新生活的機會,歌莉雅欣然接受天主的慈悲恩典,開始警告別人不要重蹈覆轍她皈依之前犯的錯。以下是她經歷瀕臨死亡邊緣的見證。

玄學和撒旦的詭計

當發現我在自己的身體之外時,我受到整個生命的審判。期間透過類似十誡的審查,我才明白玄學是如何邪惡。邪靈試圖說服我們諮詢靈媒或觸摸治療師沒有什麼錯。藉著偷襲和欺騙,撒旦旨在引我們入歧途,並利用我們達到他的邪惡目的。當我們訴諸於玄學、算命、招魂、涉足占星、參與降神會時,魔鬼便在我們的靈魂印上他的印記。當我與朋友找塔羅牌占卜師時,我便讓他這樣做。我允許原始巫術和迷信去影響我的生命,我崇拜偶像,並拒絕相信生活的天主,因此,我遭受靈性上的困擾和混亂、惡夢、焦慮、折磨、恐懼和膽戰心驚。自殺的念頭攻擊我。當時我無法解釋為什麼。誠然,我仍然祈禱,但我覺得天主遠離我,我不再感受到以往作為天主孩子與祂的親密。我發現愈來愈難祈禱。我敞開了大門給那惡者,他便進入我的生命。我對水星、金星和其他的天體比起對天主有更大的信德。護身符對我比天主更為重要。占星術和天文術數使我盲目。我曾經告訴其他人星體怎樣影響和把我的生命塑造得更好。我不知道,占星術是一種源自惡魔的偽科學。它對我變得比聖經和天主教的訓導更加重要。我沒有意識到耶穌為我付出的代價有多大——祂以最珍貴的寶血救贖我。一切都在我的「審查」中變得清晰。

 

關係破裂

最糟糕的是,我的靈魂日漸壞死,或可以說是渴望滋養,因為我已經拒絕給予它精神食糧。我全身心全意關注我的肉體,卻沒有理會我的心靈成長。我從沒有被天主聖言所育養,因我認為經常閱讀聖經會最終剝奪人的理性。我停止辦告解。我看不出向我眼中比自己更差、更有罪的「糊塗老神父」懺悔有任何意義。因此那大騙子和煽動者——魔鬼——使我遠離聖化和淨化靈魂的告解和其他聖事。每次當我犯罪,魔鬼都在我靈魂的白衣裳上,蓋印他黑暗王國的黑色記號。我的罪對我靈魂的健康和未來產生嚴重影響。初領聖體前第一次修和聖事以來,我一直沒有好好的辦告解。我不相稱地領受基督聖體。我褻瀆天主到甚至乎告訴人們:「這所謂的聖體!全能的天主又怎會臨在一塊麵餅上——祭餅?這些神父應至少加點焦糖,使它甜一點、好入口一點,而不是送出如此淡而無味的東西!」如此我便跌到谷底,毀壞我與創造我的天主的關係。

 

通姦

每當我看到父親不知廉恥在全世界面前羞辱母親時,我都會怒火中燒。看到他是一個好色之徒令我心疼。向母親和他周圍的人吹噓他的男性魅力,怎樣征服女人使他感到愉快,甚至高興。他總有一些女人任他使喚,能夠滿足她們的需要。此外,他是一個酒鬼,和像煙囪般吞雲吐霧。長大後,財政獨立時,我開始給母親壓力。「你為什麼不與爸爸離婚?」我懇求她,但是母親會這樣回答:「不,我親愛的女兒,我不會要求離婚,即使你父親的行為令我痛苦和羞辱。我接受這犧牲,是出於對婚姻聖事,以及對你和其他七個孩子的顧及。我們當中只有一人受苦是更好的。如果我離開你父親,誰會為他的皈依和靈魂的得救禱告?你爸爸給我的痛苦和屈辱,我會與主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默默的受難結合。每一天,我對祂說:『我必須承受和忍受的,跟祢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承擔的痛苦沒法相比。讓我的痛苦受得有價值。請允許我把它與祢的痛苦結合。讓我的痛苦贏得丈夫和孩子皈依的恩典,拯救他們免於永罰。』」
 
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是糊說八道,我對母親的「愚蠢」總是搖頭。我簡直無法理解。她的想法對我來說絕對陌生,和我的思維和生活方式截然相反。
 
即使我從來沒有情人,一生只忠於一個人(我丈夫),這個「生命的審查」指出,每次我露出腹部,在公眾暴露我的身體,我便促使其他男人色迷迷地盯著看和懷有好色的思想,並因而導致他們犯罪。「你們一向聽說過『不可姦淫!』我卻對你們說:凡注視婦女,有意貪戀她的,他已在心裡姦淫了她。」(瑪5:27-28)同樣地,當我鼓勵其他婦女對她們丈夫不忠時,我也共負他們通姦罪的責任。在我生命被審判期間,我意識到色慾是如何討厭的罪,以及它如何為地獄鋪路。然而,人可以完全避免這種罪,儘管今天很多人認為這是正常的,並堅持不正當的風流韻事是多美妙。我被迫承認罪不僅包括明知故犯的行為——更甚是靈魂懷有的各種秘密思想。領會到這些罪的後果,以及其影響多長遠,叫我多麼痛苦!

 

失去純真和墮胎

天主令我震驚地清晰指出,我是一個殘酷的兇手。在天主眼裡,我曾犯的是謀殺罪中最可怕的一種——墮胎。十六歲時,我遇上我第一個男朋友。我的朋友們開始給我壓力,因為作為一個處女,我是他們中的害群之馬。我似乎不能擺脫他們,所以我問朋友愛詩特拉(Estela):「如果我像你一樣懷孕,那怎麼辦?」對此,她回答說:「不,這不可能發生。現在有更有效的方法,如避孕套。」我為要守這個愚蠢的承諾感到難過。事後,我明白到母親一向說,女孩子在失去清白的那一刻便死去,是如何的對。事實上,我感到在我內有點什麼死了,我彷佛失去了一些東西,但永遠不會得歸還或恢復給我。這樣,朋友喚起在我眼前的動人經驗,剩下的只有幻想破滅、痛苦和悲傷。我對他們和自己都憤憤不平和憤怒。我怎可能愚蠢和懦弱到被說服去做一些我根本不想做的事情!要更糟的是,儘管我採取朋友愛詩特拉所有的意見和預防措施,我第一次性經驗後便懷孕了。你必可想像一個十六歲女孩會有多恐懼。懷孕!我開始感覺身體內發生許多變化。除了恐懼外,我感到對懷內的孩子愈來愈親切。

 
我告訴男朋友這些變故。他感到驚訝和恐懼。我以為他會說:「讓我們結婚吧!」(我十六歲,他十七歲。)但相反地,他說我們不應該讓這事毀了我們一生,我應該墮胎。我懷著沮喪、擔心和難以承受的悲哀走開。我也對曾經向我保證一切都會沒有事的愛詩特拉大怒。關於墮胎,她說:「不要擔心!記住,我墮過幾次。第一次你會有點難過,第二次變得容易一些,而第三次後,你不會覺得什麼。」沒有人能想像,去到那遙遠的醫院接受墮胎時,我有多恐懼和內疚。醫生把我麻醉。醒來時,我再不是從前的那個人。他們殺害了我的孩子,而我亦與它一起同死。

 

避孕

天主繼續指出——就是我如何透過所謂「家庭計劃」參與其他形式的墮胎。十六歲以來,我一直使用避孕環。被雷劈倒的那一天之前我一直戴著它,移除它只因我希望懷孕。你知道避孕環是什麼嗎?微型流產!是的,避孕環引起微型流產,因為正常情況下,胚胎會附在子宮上,但因為避孕環的關係而變得不能,於是它死去、脫落——流產了。胚胎已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它有一個完全成形的靈魂。故意墮胎是剝奪一個人活下去的機會!無數胚胎以這種方式流產,多可怕。它們本來都是可以活至天年的人類。這些太陽,這些「神聖的火花」,被撲滅、殘酷地扼殺了,而這些孩子的哭聲震動天堂的地基。

 
最糟糕的是,我不能否認我一直知道這一切。神父曾經正正在講道中告訴過我們,只是我不想聽到而已。宮內避孕環引起墮胎,所以使用這東西的女人不應領聖體。我聽到他這樣說便生他的氣。「這些神父真不知所謂!」我對自己說:「關他們什麼事?難怪教會是那麼冷清和停滯不前。她絲毫不在乎社會進步和科學。這些神父以為他們是誰?」我這樣咆哮,衝出聖堂。但受審判時,我不能站在天主面前說自己從不知道。
 

我夠竟這樣殺死了多少個孩子!子宮已成為一塊墓地,我懷內孩子的殺戮場,而不是生命的泉源。想想吧!一位母親殺死自己的孩子!天主賦予母親傳遞生命的偉大恩賜,而這位母親,本應是看顧她的孩子和守衛它免受邪惡,竟然殺害自己的孩子!撒旦根據他邪惡的計劃行事,令人類甚至乎殺死自己的後代,因而破壞自己的未來。這樣我才明白,為什麼我一直那麼怨憤、沮喪、壞脾氣,不客氣、煩躁不安,並對大家和一切感到沮喪。現在我很明白——我已變身為一台殺死胎兒的機器。這就是把我拖垮——到地獄邊緣的因由。

 

誘使她人墮胎

殺人不單是指我們取人性命時,也指間接殺人。現在請您認真想想。從我的財力而獲得的權力和影響力,令我誤入歧途,導致我提供金錢資助不只一次,而是多次墮胎。我常說:「女人有權利去決定懷孕與否。她的子宮屬於自己,而非其他人!」受審判時,這所有都白紙黑字地記錄在我的「生命之書」。讀到這裡和意識到自己的財富令我犯的罪極其醜陋時,我感到的痛苦多可怕!我曾說服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做人工流產。我沒有勸阻她和向她傳福音,反而為避免併發症發生,送她很多的錢讓她去全國最好的墮胎診所。我亦資助其他幾次墮胎。邪靈不僅用我自己孩子的血,更用接受我主張被煽動去墮胎的人,他們孩子的鮮血去沾污我的良心。我曾經純潔的靈魂已變得漆黑一片。墮胎後,我失去所有的罪惡感。我竟然真的相信我沒有什麼需要告解。我在基督內的兄弟姐妹,這多麼可悲!多麼難以忍受的痛苦!

 

彰顯真理

天主顯示給我一切屬世眼光看不到的事情。受孕後每個孩子均領受到靈魂。天主吹一口生氣,靈魂就充分地成形了。精子與卵子結合的迅間,一道無限美麗的璨爛光線產生。光就像是一個從天父和祂的無限愛情浮現出的太陽。天主創造的靈魂是成熟和經已充分成形。它照天主的肖像造成,處於完美的狀態。這個幼小的受造物沐浴在聖神內,因它源自耶穌聖心。該母親的子宮內充滿光——天主與這新造靈魂結合的光芒。天主給我看到醫生進行墮胎時發生什麼。我看到醫生用一個鉗形的工具抓住一個孩子,把它撕成碎片。當墮胎者用這些鉗子抓住和肢解胎兒時,小傢伙努力為生命搏鬥。我看清這罪——可怕得觸怒天譴。當你這樣殺死一個孩子時,它高聲呼喊,以致天堂的基石都強烈震動。當我讓他們殺死我的孩子時,我聽到那響亮痛心的哀哭。我還聽到十字架上的耶穌痛苦呻吟,為的是這個和一切其他被流產和剝奪生存權利的靈魂。我看到我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痛苦表情。沒有筆墨可以形容耶穌為此承擔的痛苦有多難受。如果我們都能看到我所見的,一定沒人敢墮胎。

 

撒旦的詭計

撒旦令我們誤解這些事情。我們視墮胎如區區小事,無關重要,在這邪惡的世界上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你知道撒旦為什麼這樣做,為什麼他引誘人做這種事情嗎?首先,他需要這些犧牲者,因為每一次故意進行的人工流產都增強他對世界的控制。墮胎是所有罪惡中最嚴重和最令人震驚的。每次當我們灑孩子的血——一個無辜孩子的血時——我們便向撒旦獻全燔祭,增強他控制世界的力量。自願流產讓撒旦控制我們的生命,向他出賣我們的靈魂。魔鬼領我們直奔地獄深淵,因為我們灑無辜者的血。孩子是「無辜的羔羊」,像耶穌——「天主的羔羊,為我們的罪而死。」

 
魔鬼利用這罪摧毀人性、壯大地獄人口、侵佔世界。封閉至今的地獄之門砸開。天主封在門上,防止魔鬼征服我們的封條鬆脫了。每次殺嬰行為都導致它們剝落得更快。像可怕幼蟲的魔鬼成群衝過地獄之門,人類愈來愈受撒旦產出的卵侵佔。這些可怕的生物像水蛭般附著我們,折磨我們,並最終使我們變成自己驅體、情慾、和罪惡的奴隸,只顧傾向邪惡。我們可以看到邪惡怎樣在我們身邊蔓延。我們彷彿給魔鬼送上自己靈魂之門的鑰匙。他們便以史無前例的種類進來:賣淫、變態性行為、撒旦崇拜、無神論、自殺、心胸狹窄,和我們今天看到的所有其他罪惡的種種惡魔。日復日世界變得更加邪惡。殺害我們的孩子是地獄的勝利。
 
墮胎在我們脖子捆上幼鏈。它阻礙我們,使我們承受一輩子都不會平復的嚴重傷痛。知道犯了謀殺後真可怕!知道自己是殺人犯!受害者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骨肉。我們知道世界各地已有多少孩子被殺害嗎?我們無法領悟這駭人罪行的嚴重性。我們沉湎在血中,但竟然甚至沒有留意到。我們犯罪,卻沒有意識到,因為我們麻醉了自己的良知。當人去支持反墮胎,他會被稱為狂熱分子、保守派、過時和「發瘋邊緣」。這是黑暗君王的最大勝利之一!
 

當我們停留在大罪狀態時,我們的生命將愈來愈像人間地獄,充滿著各種疾病和邪惡。這一切都是由邪靈在我們的死亡文化的行動引起,但要承擔責任的正是我們,因我們不肯告解或補贖而將大門向撒旦敞開。這樣,我們便讓他完全控制著我們,並允許他對我們任意妄為。但慈愛的天主無限憐憫我們,建立修和聖事,使我們能夠透過告解去悔罪和獲賜赦免。這樣我們可以擺脫撒旦的枷鎖,永遠終止他對我們的控制。在修和聖事裡,天主羔羊的寶血洗淨我們的靈魂。但我當時仍未這樣做。

 

一個選擇

你可以想像當天主合上我的「生命之書」時,我感到多羞恥和悲哀。我感到極大的悲傷。我一直對天父,我的創造者,如何邪惡和忘恩負義!儘管我充滿罪惡,儘管我的靈魂污穢,儘管我冷漠,對親人冷淡,漠不關心,天主一直在找我,甚至到最後一刻。祂陪著我走,一直等待我表示皈依。祂不斷派人到我生命中,促使我反省,並回到祂身邊。祂還拿走我很多,亦是為了促使我省察自己一生。祂給我考驗和艱苦的時刻,在我的路途上放置障礙和極大的失望。這一切都是祂引領我走回通向天父家裡的路。事實上,祂到最後一刻仍然繼續這一切,並不斷等待我表示。但祂從不侵犯我的自由意志。我應該聽到祂的召叫,並樂意地作出正確決定。祂卻從來沒有譴責我。是我咎由自取。我去找自己的「父親」和小圈子。我選擇的父親不是天父,而是謊言的父親,撒旦。我把魔鬼當成我的響導。但因按照他的意向和謊言,我的生活變了畸形。他和他的奴才已掌管我那可悲的生命。

 

垂憐

當天主合上我的生命之書時,我醒覺到自己是站在可怕的懸崖邊緣。我敢肯定,自己將無可挽救地陷入黑暗的深淵,而我想像通往地獄的門就在深淵底部。那刻,我開始拼命地呼喊和尖叫。我懇求所有的聖人救我。接下來是一片死寂。這片寂靜叫我感受到再一次痛苦不堪而又無法形容的折磨。絕望的空虛感抓住了我,我感到孤獨和被徹底拋棄。然後,我記得起有一個病人曾經對我說:「醫生,請清楚地記住我說的話。你極之相信唯物主義,但有一天你會有理由去記起我將告訴你的話。是的,即使是你也將需要它去面對一個可怕、避不到的危險。如果你發現自己在這種情況下,轉向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求祂用救贖你的寶血覆蓋和保護你。」所以,我從心底痛苦的深處,以深深的痛悔和慚愧,開始高聲呼叫:「主耶穌,垂憐我!原諒我吧!主,給我多一次機會!」然後,我看到我這次靈魂出竅中最美麗的時刻。耶穌降下來,把我從那黑暗和可怕的深淵,那可怕的坑,拉出來。祂以難以形容的慈愛對我說:「你要返回世上。你將獲賜多一次機會。你可以回去感謝許多你家人以外、與你無關的人,他們為你祈禱。許多你不認識的人都舉心向我,熱切為你祈禱。」然後我看到那些從報紙、電台和電視台知道我意外的所有人。受新聞感動,他們為我祈禱。這裡清楚地證明代禱的效力。要知道,彌撒是你可以送給任何人最大的禮物,因為聖體不是人所造,而是天主在世界裡的直接干預。

 

要皈依!

上主對我再說一遍:「你要返回世上。在那裡,你將不會是一千次,而是千千萬萬次講述這經驗。但有人會儘管聽了你的敘述都不皈依。他們將受極嚴厲的審判。」

 
在基督內親愛的兄弟姐妹!我有在這裡向你講述的既不是威脅、恐嚇,也不是強迫。我們的主沒有威脅或強迫你的興趣。你剛才讀到的是你第二次機會,一個所有人——你和我——因天主無限仁慈才有的機會。利用這個機會。它可能是你最後一次。當上帝打開我們的生命之書,當我們死時,我們都要接受同樣的審判,沒有修飾地看清自己的真面目。在天主面前,我們會看到和聽到我們心底最深的想法和最秘密的感受。一切都將會被顯明,不再被隱藏。最美妙的是,我們每個人都將直接面對面,站在天主前。
 
天主就像一個乞丐,不斷懇求我們皈依,回到天父的家裡,回到祂身邊,開始新的生活。祂渴望我們藉著祂、偕同祂,成為一個的新的受造物。沒有祂的幫助,我們都無能為力。


歌莉雅·寶露

英語版譯自西班牙語原文,
英譯阿格尼斯卡·祖巴(Agnieszka Zuba)

 

 

現在回應耶穌要我們皈依的召喚,需要具體地表明,即:

1。遠離罪惡,根據聖教會的訓導與道德規範生活。

2。每天祈禱,包括誦唸玫瑰經,閱讀和默想聖經。

3。每月第一個週五和週六向耶穌聖心和聖母無玷之心祈禱,求赦免我們和整個世界的罪過。

4。每月辦修和聖事和盡量常常領聖體,如有可能週三和週五守齋,只吃麵包和喝清水。耶穌藉聖女傅天娜告訴我們:「公義的日子到來之前,我給世人寬恕的期限。」讓我們好好利用這段時間。

下一頁 返回

Copyright © Wydawnictwo Agape Sp. z o.o. ul. Panny Marii 4, 60-962 Poznań, tel./ fax: 61/ 852 32 82 | tel. 61/ 647 26 86